关于近期

让大家看到了非常不走心的一面,先说句抱歉x


近期更新的狂草摸鱼,都是我怀着发泄的心情画的,每一篇都达到了第二天看就想删掉的程度(。

我对压力不敏感,但是集训的环境实在让人觉得有些压抑,加上不适应气候..这段时间积压的负面情绪有点多,导致我根本静不下心好好画完一张画。

在iPad上有不少准备厚涂的铺色屯稿——应该说废稿,根本、一笔、都、画不下去。

虽然集训有漫画插画类专业内容,但因为日系画风不出彩同人作品又没办法拿去考学,我手绘准备的基本是另一个为了特色而特色的风格,老实说…有点不舒服,也有点力不从心。

这也是我和很多跟我说想走美术想学动画的朋友说,“动画系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”的原因。在没有足够积累的情况下用临摹和主观变形而速成的所谓“风格”,和应试教育实在没什么区别。


跑偏了.。

大致就是这样。

关于近期作品,大家看看脑洞就好,画面……反正我画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(。


这么一说芋泥和宫保鸡丁还真有点搞头

*废话很多,不想看拉郎前因后果的可以直接跳到箭头下。

之前有朋友回复我的拉郎愿望时说芋泥的语音中提到过宫保,回头我自己解锁了看了一眼,劳作语音,就是“麻烦事都让宫保去做吧”这样的意思。

注意只有宫保两个字。我一开始以为是官职之类的,查了一下发现“宫保”的范畴大多是东宫职业,用给“少主”好像也不太靠谱。

然后我抽到了鸡丁。他真是个刻板认真一丝不苟的家伙,官方评价“蝉联第一劳模”,并且是可以说出“工作使我快乐”这种惊世骇俗发言的家伙。

——那么芋泥提到的“宫保”就是鸡丁的可能性就超级大了!虽然没什么很给的点但至少是唯一一个芋泥语音中的第三人称啊!还没喊全名,没喊全名!

于是我稍微想了想这两个人:

⬇️⬇️⬇️⬇️⬇️

“交给宫保不就好了?”策士躺在沙发上摇着扇子,懒洋洋地勾了勾唇角。

“没问题少主,我会很快完成的。”而这边端坐在文件之后的人没给那儿分出一丝目光。

“我说你,替玩忽职守的家伙多做一份工作,都不说点抱怨吗?”

回应的只有翻动纸制品的沙沙声。

太极芋泥:……

过了老半天,宫保鸡丁才宛如梦醒般出言打断芋泥看书的思路:

“不需要,工作使我快乐。”

抬头看时,那家伙桌上的文件已经重新堆叠整齐,而手中书不过走了十几页罢了。

自信得宛如中二病的聪明人在认真古板迟钝的人面前屡屡吃瘪,学术与实践的激情碰撞日常。一方看不起对方只会硬干不懂灵活变通,同时另一方觉得这方镇日只读书不知实践满嘴假大空,如此互看不顺眼,但却能在作战时成为互补的搭档。某种意义上也是文武将了。

呃啊有点想磕。

话说那个“总是看怪书”的家伙是谁哇。

补充一些。太极芋泥百度说其实是甜食喔x
另外宫保鸡丁这样的性格在芋泥眼里估计很欠调戏(。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暂时添了保芋tag。

    4 31 2018-11-08 *废话很多,不想看拉郎前因后果的可以直接跳到箭头下。 之前有朋友回复我的拉郎愿望时说芋泥的语音中提到过宫保,回头我自己解锁了看了一眼,劳作语音,就是“麻烦事都让宫保去做吧”这样的意思。 注意只有宫保两个字。我一开始以为是官职之类的,查了一下发现“宫保”的范畴大多是东宫职业,用给“少主”好像也不太靠谱。 然后我抽到了鸡丁。他真是个刻板认真一丝不苟的家伙,官方评价“蝉联第一劳模”,并且是可以说出“工作使我快乐”这种惊世骇俗发言的家伙。 ——那么芋泥提到的“宫保”就是鸡丁的可能性就超级大了!虽然没什么很给的点但至少是唯一一个芋泥语音中的第三人称啊!还没喊全名,没喊全名! 于是我稍微想了想这两个人: ⬇️⬇️⬇️⬇️⬇️ “交给宫保不就好了?”策士躺在沙发上摇着扇子,懒洋洋地勾了勾唇角。 “没问题少主,我会很快完成的。”而这边端坐在文件之后的人没给那儿分出一丝目光。 “我说你,替玩忽职守的家伙多做一份工作,都不说点抱怨吗?” 回应的只有翻动纸制品的沙沙声。 太极芋泥:…… 过了老半天,宫保鸡丁才宛如梦醒般出言打断芋泥看书的思路: “不需要,工作使我快乐。” 抬头看时,那家伙桌上的文件已经重新堆叠整齐,而手中书不过走了十几页罢了。 自信得宛如中二病的聪明人在认真古板迟钝的人面前屡屡吃瘪,学术与实践的激情碰撞日常。一方看不起对方只会硬干不懂灵活变通,同时另一方觉得这方镇日只读书不知实践满嘴假大空,如此互看不顺眼,但却能在作战时成为互补的搭档。某种意义上也是文武将了。 呃啊有点想磕。 话说那个“总是看怪书”的家伙是谁哇。 补充一些。太极芋泥百度说其实是甜食喔x 另外宫保鸡丁这样的性格在芋泥眼里估计很欠调戏(。)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暂时添了保芋tag。
© 一杆老莼菜/Powered by LOFTER